高龄高脂,两高相遇

2020-03-12 · 897人阅读 来源:医生专家团

现代社会, “东亚病夫”被“东亚胖夫”逐渐取代,肥胖、高脂血症的发生率越来越高,女性的生育年龄越来越高,这两个“高“相遇,究竟谁更高一筹?

高龄高脂,两高相遇

现代社会,生活方式的变化日新月异。“东亚病夫”被“东亚胖夫”逐渐取代,肥胖、高脂血症的发生率越来越高,这是“一高”;“晚婚优育”被广泛推崇,女性的生育年龄越来越高。这是“另一高”。这“两高相遇”,究竟谁更高一筹?


第一高:“高脂血症”和生育力的关系


随着人们生活日益静态化、高热量食品大量普及,肥胖、高血脂发生率逐渐增高。2018年中国健康大数据显示,中国肥胖人口将达到3.25亿,在备孕及不孕人群中肥胖、高脂血症发生率也显著升高。我们中心的数据也证实:接受IVF助孕的女性中约1/4存在高脂血症。


2016年国际肥胖患者综合管理指南认为,减重、降脂治疗应作为肥胖、高脂血症女性提高生育能力的初始治疗的一部分。 因此,对高脂血症、肥胖女性助孕前,更推荐,放慢助孕速度,耐心地进行减重、降脂治疗等的“预处理”,以纠正异常的代谢状态,改善临床妊娠结局。

另一高:高龄与生育的关系


这个问题,大家都非常熟悉。近年来,由于女性参与社会角色的增加、二孩政策放开等原因,女性生育年龄延迟成为一种趋势。20%的妇女到35岁才生育第一个孩子。而60%以上有二孩生育需求的女性年龄在35岁以上。此外,国内外数据均显示高龄女性在不孕不育就诊人群中的比例逐年升高,接近30%。高龄女性普遍存在卵巢功能减退(DOR),“和时间赛跑”成为高龄女性助孕的“第一原则”。


那么,问题来了:一个高龄,需要争分夺秒;一个高脂,需要耐心不急躁。那么,当高龄遇上高脂,我们该如何寻找“高脂和高龄”之间的平衡。


女性年龄是影响试管婴儿助孕效果的绝对因素;女性生育能力随年龄下降,表现为卵母细胞数量和质量下降,卵母细胞非整倍体率增加,活产率下降。研究显示,年龄每增加1岁,活产率降低2%-6%。因此,对于高龄女性,选择高效的助孕方法、争分夺秒的开展助孕至关重要。


然而,在临床实际工作中,高龄女性助孕过程更具复杂性,高龄女性更容易合并肥胖、高脂血症、糖代谢异常等代谢性疾病,为什么呢?可能和高龄女性血清雌激素水平和基础代谢水平下降有关。这些机体代谢状态紊乱,都成为了高龄女性怀孕的负担。而减重、降脂并非一日之功,需要耐心、有序的安排。如何权衡减重降脂和助孕时机,是处理高龄与高脂血症的关键所在。


肥胖、高脂血症对生育力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多被关注和重视。研究证实高脂血症还可能和复发性流产、先兆子痫等不良妊娠结局密切相关,认为高脂血症对生育力的影响从围(胚胎)种植期持续到整个孕期。然而,也有研究提出了不同的观点,根据美国12年近24万个试管婴儿周期数据显示,即使BMI>35(>28为肥胖)依然可以获得26.3%可接受的活产率,认为肥胖、高脂血症并非是影响妊娠结局的绝对因素。

总结


由此可见,当高龄遇上高脂血症,“两高相遇时”,我们无法确定谁“更高一筹”。高龄合并肥胖、高脂血症等代谢性紊乱应被关注,且应该积极治疗和控制,适时有效的减重、降脂治疗有助于提高促排卵效率,改善胚胎种植环境。


我们认为在面对高龄、卵巢功能减退、且有强烈生育需求的不孕夫妇,我们可以在制定助孕方案的同时, 尽早利用有效的减重、降脂手段,帮助患者在较短的时间内,有效地调整内分泌代谢状态,为后续胚胎种植提供更加肥沃优越的土壤环境。

试管婴儿
好孕分享交流群

455位姐妹

加群
多囊卵巢综合征
好孕分享交流群

398位姐妹

加群
子宫内膜异位症
好孕分享交流群

428位姐妹

加群
人人孕
好孕分享交流群

488位姐妹

加群